欢迎光临华兴堂国际教育
华兴堂教育

最新活动 >> 正文

2008年5月12日,北京时间14点28分,十三亿中国人同时感受到了来自地底的猛烈悸动,记得那一刻我正从无锡飞往北京,飞机的轰鸣声滤去了大地的呻吟,我丝毫没有感受到那一刻痛彻心肺的悸动。

5月12日晚,通过电视逐渐了解到四川的灾情,十分忧心成都的朋友,打电话、发短信,大家都报了平安,但似乎仍然有些焦虑,脑海中也浮现过那个明媚温润的什邡,浮现过那个记忆中不太清晰的清净道场罗汉寺,在什邡我只有一次短暂驻留,我不了解什邡的地理位置,也无从知晓那里的受灾情况,因此也没有想到那里会是重灾区。

5·12大地震中的泪水和伤痛(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摄影:小强)

直播大慈悲:我们最早报道了大地震中出生的108罗汉娃

5月13日早上,打开手机后,发现什邡罗汉寺住持素全法师12日22时发来的短信。短信中简单报告了寺院的灾情,字里行间充满着大灾难的气息和法师当时难掩的心痛。我开始懊悔为什么要关手机,为什么中断了这宝贵的信息?

5月13日上午,什邡的通讯还处于中断状态,联络不到素全法师,我们编辑部内一片凝重。13日中午,终于收到素全法师的第一个短信回复:“现在寺院稳定,信众生活已安顿,同时尽最大努力帮助妇产医院和附近居民避难。并极力帮助山区毁坏严重的寺院,昨夜一产妇已顺利生产,六十几位产妇和医务人员的生活已由寺院安排妥当。我们将所有棉被、床,油布都提供出来,重点照顾产妇、婴儿、老病者,四十几位僧人都没有地方休息,大家都很团结,你们放心,我们不怕。” 在数小时的等待和忧虑后,我们看到的是这些平凡而充满力量的文字,短短的几句话使我们这些见惯人间悲苦的编辑们潸然泪下。

大地震发生后,什邡妇幼保健院搬到罗汉寺。(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丹珍旺姆)

大地震后出生在什邡罗汉寺的第一个婴儿(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小强)

于是,凤凰网佛教迅速搭建了第一个前方实时报道通道,用短信报道的方式即时发布什邡罗汉寺抗震救灾动态,这也是全国所有媒体中唯一跟踪报道灾区佛教界抗灾事迹的传媒平台。

截至到5月14日晚,我到达四川灾区为止,素全法师连续30多个小时为我们提供了百余条最直接最真实的前方动态短信,其中,就包括108个罗汉娃最初的真实信息。

素全法师短信:

5月13日14:47  我刚去了什邡二医院,内心无比沉重,云溪中学的童忠诚,今天永远失去了他的全部左腿,今天正是他14岁生日。

5月13日14:59  什邡市在此次地震中受灾严重,罗汉寺的全体僧众积极参与到抢救工作中……

5月13日16:06  雨还在不停地下,孩子们不断的被挖出来送到医院,在下午3:42分,我目睹了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离开了我们,救护人员尽了全力,五六个医护人员满头大汗……

5月13日17:50  现在雨越下越大,更多的老百姓躲到寺院来,困难越来越大,僧人已经一天一夜没休息,在被破坏的厨房里,我们不断的煮饭。大家情绪还是稳定!

5月13日21:28  产妇婴儿是我们保护的重点,医务人员也很努力,基本能维持,目前我们只能照顾老弱。不过灾难面前所有人都能相互关照,不分彼此,情景感人。

5月13日21:36  现在最困难的是雨一直不停,油布挡不了大雨,到处是水……

5月13日21:43  帐篷全部发放到最需要的医院,山区重灾区。我们相对还好,能挺过去!感恩凤凰网的网友!

5月14日7:03:雨终于停了。由于聚集的人太多,现在厕所、排污是问题,临时围建的两间厕所根本不能满足需要。尽管没有地方上殿,但是晨钟暮鼓没有间断。

5月14日9:17:就在刚才,我们收到市区居士送来的两千斤大米,两千斤面粉。我们正在加紧做馒头给山里逃出来的灾民吃。

5月14日9:31 到目前我寺接收什邡妇产医院以及山里卫生院出来在寺院的新生婴儿有二十人,临产孕妇五人,目前山里是灾民大量涌入城里,卫生困难!

5月14日10:19:医院人满,伤员不断涌到寺院!佛啊!

5月14日11:01:我们正在为产妇搭一个简易帐篷和手术台,马上有两个产妇要生了。前晚地震时的那个小孩降生在禅凳上。

5月14日13:14 新生儿都很健康,两个截肢的孩子相对稳定,不过还没有脱离危险。

5月14日20:29 地震后第三个孩子在寺院帐篷里健康出生。三个都是剖腹产,两女一男,最重7斤,最轻近6斤。

5月15日8:53  第四个孩子刚刚在寺院诞生,是个女孩子,六斤多,剖腹产。

今天重新回顾这些文字,我依然感动不已。这上百条短信以及15日之后我们的现场报道不仅直播了佛教界抗震救灾的英雄事迹,而且向全世界华人直播了佛教慈悲济世、护生救苦的伟大精神。从5月19日国难日开始将近10天的时间,凤凰网只保留了专门报道抗震救灾内容的首页、资讯和华人佛教频道,其余所有频道均被屏蔽。当时所有网媒页面均呈黑白两色,只有凤凰网华人佛教的页面是彩色的,——缤纷着军人的橄榄绿、消防员的橙黃红、僧人的海青灰、医护人员的天使白,各种面孔、各种表情、各种画面、各种情怀,在全国网媒一片黑白的沉重页面中,华人佛教的页面始终跃动着七彩光芒,直播着佛子的无畏和悲心。我们发表了几百张灾区现场的图片,撰写了50余篇现场报道和大量前方手记。那段时间,我们的访问量达到绝对高点,数百万网友追看我们的报道。通过报道四川灾区,我切身体会到一个媒体人的社会责任,也深深感叹媒体在传播佛教精神方面的重要作用。

罗汉寺祖师殿旁边的小房子就是我们的电脑工作室,地震期间所有前方报道都是从这里发出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秦文化)

见证大无畏:太多温暖的瞬间在罗汉寺定格

2008年5月14日,中国越来越焦虑、灾区越来越惨烈,我们日夜担忧,无法入眠。14日中午,我决定去什邡,实地报道佛教界抗震救灾行动。当晚,我和同事李保华飞往成都,此时距大地震发生已经过去了50多个小时,处于震区的成都仍然在忐忑中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余震,这是个无法真正安静的城市,不断颤栗的大地晃动着人们脆弱的神经。

那夜,我开始真正融入到四川人民的苦难中,我不仅要面对已经发生的灾难,而且要等待无法预知的灾难。5月15日凌晨,我发回了第一篇灾区手记:

午夜的双流机场一片繁忙,灯火通明中透着某种躁动和不安。成都余震不断,下飞机后,又发生了一次有感余震。从机场至城区的出租车上,成都交通台的抗灾直播节目一直没有间断。从广播中了解到:今天成都谣言四起,传言有大的余震要发生,双流一带又有小动物逃窜,群众误以为大震又要来临,一些人睡在室外,马路上不时有露宿的市民,有抢购矿泉水、食品等现象。世事无常,昨天上午我还在北京的办公室,还不知道当天夜里就会近距离地感受大地的振颤,身处灾区,灾区人民的呼喊几乎已经化为我的泪水,融入我的生命,这一刻,我倍感伤痛。

15日上午我们出发前往什邡,在成都街头购买药品时,沿街群众听说我们要去灾区,转身就去街边的商店买矿泉水、馒头,二话不说就往车里塞,并一再嘱咐我们带到灾区,我们的车子开动了,他们还跟在车后,挥动着手臂喊道:注意安全呀,有塌方呀,千万小心呀! 

抵达什邡后,发现这座小城似乎被冰冻了,街道一片沉寂,只有沿街搭建的临时帐篷,很少看到行人。在劫后余生的什邡,我们找到了罗汉寺,那时我的脚步沉重异常,庙里的情况如何?素全法师怎么样了?那些刚出生的婴儿还好吗?从寺院旁边的门走进去,我默默穿过成片的帐篷,走过天王殿、观音殿,来到大雄宝殿,在明媚的阳光中见到了素全法师,对我来说,这是一条从悲凉到欢喜、从忐忑到安宁、从恐惧到无畏的成长之路。我的欢喜源于罗汉寺生生不息的活力,当时罗汉寺院子里奔跑着孩童、大殿回廊里行走着僧人,干干净净的院落,整洁有序的帐篷,所有的角落都看不到叹息和绝望,这与什邡城中的悲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大雄宝殿前的院子里见到素全法师时,他已不是我印象中俊朗飘逸的法师。他的短衫沾满灰尘,他的脸上写满疲惫,但他浑身却充满了力量,如山一般伟岸的站在我们面前。从此,我们跟随素全法师融入了伟大的救灾洪流之中,同时也见证了佛弟子们史诗般壮丽的英雄画卷。

我在罗汉寺僧众抗震救灾一月回顾的手记中写道:

一个月内,太多感人的故事在罗汉寺发生、太多温暖的瞬间在罗汉寺定格。

一个月内,罗汉寺的禅凳上出生了三十几个婴儿。

一个月内,全国各地的佛教机构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灵山慈善基金会、上海龙华寺、河北佛教协会、河北柏林禅寺、广州光孝寺、成都石经寺、乐山凌云寺等,运往罗汉寺的物资总重550多吨。

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救灾物资抵达什邡罗汉寺(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丹珍旺姆)

灵山慈善基金会是最早到达什邡的佛教慈善基金会,为罗汉寺灾民及什邡各界提供了第一批宝贵的帐篷和大量食品用具,那时,我会每天向吴国平居士报告灾区所需的物资,他们根据灾区需要,迅速组织货源,利用无锡至成都的直航班机源源不断将救灾物资运抵什邡。他们在灾区连续工作了几个月,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5月18日零时,什邡发生5.9级余震,当夜大雨如注、狂风肆虐,我们紧急搭建了灵山捐助的大帐篷,使罗汉寺部分灾民得以保全。

凌晨,我给吴国平居士发去感谢短信:“吴总,昨夜的暴雨和余震使我们更加感恩灵山,再多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们的心情,谢谢!”吴国平居士在短信回复中说:“真的不要感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要保重,要坚持。全国人民都在关心你们,我们也将尽其所能继续支持你们。”

最早运到什邡罗汉寺的粮食是河北佛教协会、河北柏林禅寺援助的150吨大米,这些救命的粮食解决了大批灾民的吃饭问题。6月21日,明海法师前往什邡援助马祖寺,在马祖寺一个没有垮塌的殿堂里,素全法师和明海法师燃香诵经,超度灾难中逝去的亡灵,而门外就是大片的废墟,这一幕使我久久难忘。

2008年6月21日,素全法师和明海法师考察马祖寺,明海法师表示,全力帮助马祖寺恢复重建。(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重影)

河北省佛协捐助的货车在救灾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丹珍旺姆)

2008年5月21日上午,我从四川赶回上海龙华寺参加无尽意图书馆开馆两周年成果汇报会,在会前,我作了题为《唱尽哀歌、流尽血泪——四川什邡灾情》的报告,报告只进行了短短10分钟,照诚法师的泪水还没有擦干,就召开紧急寺务会研究支援什邡事宜。半小时后,照诚法师提出由我联络什邡,列出所需物资清单,下午,根据前方需要,30吨大米、20吨面粉、5吨精制油、60万元的消炎药、10吨龙华素食、一万个龙华素粽子,暖瓶、肥皂、餐具、被子、毯子等救灾物资已经堆积在天王殿门前。傍晚,龙华寺护法敖居士提供的4辆大吨位物流车已经开进寺院。那夜,龙华寺灯火通明,一片沸腾,全体僧众都加入了装运物资的行动,浩浩荡荡的搬运画面至今映在我的脑海里。上海龙华寺先后分三批向灾区运送280多吨物资、捐赠60余万现金及价值三十万元的越野车(后来我得知,上海龙华寺已经在此之前向上海慈善机构捐助了162万元的救灾现金)。

上海龙华寺救灾物资抵达什邡(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秦文化)

上海龙华寺向灾区运送280多吨物资、捐赠60余万现金及价值30万元的越野车(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重影)

每当救灾物资抵达罗汉寺,罗汉寺就会成为不眠之夜,武警官兵、解放军军医、受灾群众、各地志愿者首先要连夜将物流车上的物资卸下来,按类摆放在大雄宝殿。然后德阳、什邡、绵阳等地的宗教场所及市政府指定的一些受灾地区也会连夜转运这些物资,往往夜里看到大雄宝殿的物资堆积如山,白天则空空如也。刚到灾区时,罗汉寺只有一辆小QQ,前期到重灾区送物资全靠这辆快散架的小排量汽车,5月下旬,上海龙华寺捐了一辆SUV,那真是雪中送炭呀,后来,明海法师捐了小货车,广州光孝寺捐了一辆金杯面包,这些车辆每天都要奔赴重灾区,运送志愿者和物资。罗汉寺的居士总是对素全法师说:全都送走呀,我们要留一些吧。素全法师对我说:这些居士顾家,舍不得把物资运走,但救灾物资必须全部用到灾民身上,这个马虎不得。